新闻资讯

做公益也能赚钱?这个90后在探索CSR的边界

来源:admin日期:2019/12/30

这是2014年6月,上车的前一晚,他读到一篇《月薪12万,这个90后凭啥拒绝》,这篇自述文在曾鸣的朋友圈刷屏,作者叫谭亚幸,90年男生,绍兴人。吸引曾鸣的,并非谭亚幸令人欣羡的多国游历和工作机会,而是文中传递出的一则讯息:他要做CSR咨询,将公益与商业嫁接。

曾鸣决定去绍兴见谭亚幸。两人见面后一拍即合,几天之后,曾鸣辞去杭州百度的工作,决定和谭亚幸一起创立“CSR咨询公司”:MSC咨询。

CSR全称是Corporate-Social-Responsibility,意为企业社会责任,在通常理解中,被认为是企业为社会捐钱捐物、山区支教等公益慈善行为。

这不是谭亚幸所认知的CSR。他更希望,CSR不仅意味着一种付出,更是运用企业核心能力,使CSR直接服务于企业主营业务,变得“更有用”。

日本英国求学、多国游历、比较社会与文化专业、玛莎百货CSR实习生、婉拒16份offer……四年前刷屏的自述文中,谭亚幸高密度地讲述了自己的丰富经历,由此解释创业动机:想用商业力量帮助社会底层人民。

由于在玛莎百货实习期间表现优异,决心创业后,谭亚幸向实习时的主管写信,阐述自己情况需求,后者为他推荐了联合利华、联邦快递等知名企业,使MSC创业伊始,即站在较高的起点。

更值得一提的机遇,是腾讯和阿里随之而来的合作邀请。2015年初,谭亚幸受邀飞往腾讯深圳总部,探讨如何改进腾讯的一项乡村CSR活动。“项目前身叫筑梦新乡村,内容包括乡村支教和希望小学,”谭亚幸对《21CBR》说,“腾讯对我们的诉求是,如何改变这种传统的公益方式,用同样的成本,做出其他公司无法实现的CSR项目。”

首先需要发掘乡村的真正需求。接手项目后,谭亚幸带领团队前往贵州黎平通关村调研, 一个月后,“我们发现微信的多项功能,都可以在农村发挥作用,比如视频、农村电商、朋友圈,我们可以做一个农村版的开放平台,中国的任何一个乡村,都可以申请,像注册公众号一样。”

2015年8月,腾讯“为村”平台在微信内上线,首版功能,包括村友圈、党务、村务以及电商旅游等服务。日后的使用情况显示,村内政务公告、招聘信息、村内活动、农产品销售等信息,均会出现在每个村庄首页。

谭亚幸记忆中,“为村”未做刻意推广,自然增长的速度很快。平台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8月,入驻村庄数共计6359个,“今年应该会突破1万个村庄”。

腾讯的案例,体现了MSC咨询的两个核心理念。首先是将企业的核心能力运用在CSR项目中,支教、捐款等传统公益,只要出钱出力,任何企业均能参与,无法体现腾讯特点,开放平台则是腾讯的独有特长,利用微信的庞大流量,可以迅速实现普及。

其二,CSR并非单纯“付出型公益”,应同时反馈于企业业务发展。“互联网巨头一直希望向农村发展,为村促使大量村民使用腾讯产品,可以协助腾讯扩展农村市场。”据平台数据,迄今为止,入驻村民超过220万人。

尽管起点颇高,MSC成长也非一帆风顺。在公司还在挣扎现金流的时候,谭亚幸遭遇了创业生涯中的第一次挫折。

一位客户屡次对MSC团队提供的咨询方案表示不满,拒绝支付剩余一半尾款,“有三个月的时间,”谭亚幸回忆说,“甚至让我产生了自我怀疑,之前的客户满意度都比较高,这次原因是什么,是不是我们的目标、方法论真的出现了问题?”

直到3个月后,一次闲聊中,他被友人告知,该客户在某场合透露,故意以不满意为借口,实现赖账目的。“以前我没想过这么阴暗的事,”他很感慨,“这个圈子,本身是在做一些美好的事情,怎么连这种事情都要来坑骗,我是蛮难受的。”

创业维艰,挫折和失败是每位创业者的必然经历。一位接近MSC人士透露说,2016年左右,公司几位重要咨询师先后离职,业务一度陷入窘境。“谭亚幸是意志非常坚定的人。”他的一位同事这样形容,“我们的感觉是,即使公司只剩他一个,他也会把这件事做下去。”

谭亚幸的认知中,想做CSR行业中的创新者和先驱者,他们“做好一切准备,某个时间点公司可能会倒闭。”

污水处理设备 谭亚幸在探索MSC的边界。传统CSR咨询公司,以为大型公司撰写报告为主业,MSC成立伊始,就否定了这一模式,尽管“撰写报告是刚需,收入也相对稳定”,但这并非谭亚幸对创业的期待。

“他对我们的要求是,不能只接企业的报告撰写,即使甲方强烈要求,也要报告和咨询方案一起接,否则就拒绝。”MSC一位员工评价说,她笑称自家公司是个“很强势的乙方”。

MSC的起点,是对接客户的“企业社会责任部门”,为其公益项目提供实施方案。谭亚幸不甘于此,他的策略是“每个方案多做一点”:一次为银行“帮助流动儿童”项目提供咨询时,客户原本仅需一个礼品赠送方案,谭亚幸在设计时,将信用卡推广的内容也整合进去,完成了他希望CSR项目同时提升公司业绩的目标。

机缘巧合,一家民营工厂找到MSC,希望减少员工流失率。与往常项目不同,此次谭亚幸面对的不再是企业CSR部门,而是工厂总经理。污水处理设备制作从社会责任理念出发,谭亚幸认为,解决问题的根本,是发掘员工离职的原因。

他和同事到工厂宿舍调研,从员工一整天的生活安排开始,逐步挖掘问题。“孩子是关键因素,孩子放暑假、放学,没有大人照看,有些员工不得不离职,如果宿舍允许儿童进入,甚至额外提供床位、老师,这些员工会留下来。”这样的细节,谭亚幸整理出近百个,他将问题汇总后,为工厂提供了以“关怀员工”为出发点的咨询方案,他介绍,方案实施半年后,员工离职率降低了34%。

离职项目的成功,打开了谭亚幸的视野,“这是MSC的第二年,我开始思考我们的定位,不仅可以做CSR咨询,更进一步,我们可以从CSR角度出发,做战略咨询。”这是谭亚幸的思考。

CSR咨询和战略咨询,两者区别在于,前者对接CSR部门,为其公益项目提供解决方案;后者则对接公司高层领导,以企业社会责任、可持续发展为理念和方法论,调整设计客户企业的整体战略,MSC不再对标CSR咨询公司,进而向麦肯锡、BCG等传统战略公司形态发展。

“有时我们会被同行或者专家讨厌,”他笑道,“因为我们做的事很超前,行业里还没有这样做咨询的,超出了学术上对CSR的定义,也超出他们的理解。”

在采访中,谭亚幸和同事为《21CBR》普及了“影响力投资”的概念,意为在投资过程中,不仅考虑财务和战略,也考察初创公司的社会价值与环境影响。

MSC目前所做的“以CSR为方法论做战略投资”,是为成熟企业调整战略方向,加入社会价值内容,相比之下,影响力投资更进一步,创业伊始,即将社会价值置入到业务之中。

他以“懒蚂蚁”自比。这是一种生物学现象,在高度社群化的蚁群中,工蚁、兵蚁异常忙碌,然而有少数蚂蚁,工作量相当少,往往数天出动一次,“如果不持续观察,人们以为它们无所事事,”他强调说,“实际上,它们是为未来做准备,找到下一个栖息地,这就是MSC在做的事情。”(本文曾鸣为化名)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