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健康码落地全国200城,为疫情下的城市生活亮出

来源:admin日期:2020/05/04

3月伊始,随着全国各地有序启动返城复工,城市也逐渐开始恢复活力和生机。为防范疫情风险,“健康码”为全国返城务工者打开了一条绿色通道。

据公开数据显示,在“健康码”应用范围最广泛的浙江省,已累计发布5047万个,居民进出小区、商场超市、搭地铁公交等都可以用它做通行证。

王珍波,是杭州东腾实业有限公司的一名模具工。他在杭州打工17年,年前才回到老家贵州省盘州市二台坡村。

“今年是我们工作以来,在老家过年待得时间最长的一年。”王珍波说,“20多天来,我们就盼着复工,随时关注返杭政策。工厂早点动起来才好,多停一天都是损失。”

在二台坡村,疫情防控措施颇为严格,村里规定,人员一旦出了村,再回来就要重新隔离14天,因此没搞清楚状况,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王珍波也担心,就怕到了杭州才发现没备齐健康证明、在杭工作证明、户口和住房等复工资料而被拦下,最后两头都没了着落。

直到2月13日,王珍波接到来自东腾实业的一通电话,公司说按照浙江省的复工政策,只要在支付宝里申请“健康码”为绿就可以顺利返杭,而且公司员工已被选为全国首趟复工专列的乘客。

“原本出村必须去村里医院开体检证明,如果人多,没有大半天申请不下来。现在村里给‘健康码’开通了绿色通道,这就方便多了,不用一分钟就搞定。”

专列接送不愁车票、一路防疫措施保障,还有“健康码”作通行证,王珍波一直悬着的心也放下了。

从贵阳北站出发,王珍波和13名同村老乡经过红外体温检测和绿码审核后进站,大家戴着口罩分散就座,防疫措施滴水不漏。

2月16日晚10点07分,列车抵达杭州东站。不到24小时就从老家回到杭州城里,走下列车的王珍波有些激动:“这次杭州给力,复工防疫两头都不耽误。”

这趟列车上,还有与王珍波一样来自贵州不同城市的300多名返杭务工者,他们分别就职于杭州的60多家企业。

如今,王珍波已经复工一周,每天进出厂房和宿舍,都要出示“健康码”并测量体温。他说目前公司产能正在迅速爬坡,自己所在的机械金属链条模具生产线上,已有60%的工人到岗,预计三月中旬人员全部到齐。

随着王珍波这样第一批工人的复工,东腾实业工厂流水线上的机器声重新隆隆响起。与平日不同的是,食堂里没有以往的喧嚣,大家都隔着座位,独自带餐吃饭,下班时间,同事们也是隔得远远相互点头致意,很少像往常那样,聚在一起热络聊天。

“我们已经走出了顺利复工的第一步,相信不久后,全员到位,疫情过去,一切都会恢复到原样的。”王珍波说。

24岁的林逸群同样盼望着复工,但她无法像王珍波一样,享受“包邮式”接送专车。就在年前,她失业了。

林逸群曾是杭州一家企业的产品插画设计师,但因公司经营不善,她在年前最后一个月里被裁员。

大年二十九,林逸群赶回老家舟山岱东镇,原本想着过年休息到初五,就回杭州另谋出路,不想疫情爆发,岱东很快暂停了所有跨省市的公共交通工具。

日子一天天过去,眼看元宵节都快过去一周,社区广播仍然反复播放着减少出门聚会的提示,客运中心也没有恢复营运的迹象。自驾出镇,也需要提供社区医院健康证明、社区居住证明、镇政府许可证等三四份证明,才能凑齐回城返工的材料。

林逸群感到有些焦虑,她开始在微博上发布信息,想接一些杂志出版物和商业插画,但来约稿的并不多。

离开杭州前,林逸群交完2月房租,口袋里的积蓄还可以撑两三个月的生活开销。虽然人在老家,在爸妈身边可以蹭吃蹭喝,但她还是希望尽快回到杭州,开启正常的生活轨道,每一天,她都在关注着与复工有关的消息。

2月15日,舟山健康码上线,林逸然第一时间申请到“绿码”,社区也开始放行居民多次出入。20日,客运中心恢复大巴营运,凭“绿码”就能购票上车,林逸然立即拨通了在杭州居住的街道的电话,社区工作人员告诉她,进入小区需看健康码的颜色,如果是绿码就能顺利进入。21日,林逸群坐上返回杭州的大巴车,顺利住进杭州租住的小区。

“绿码是一张通行证,从坐上大巴、下车后打出租车,再到进小区,一路上都离不开它。”林逸群说,“虽然我目前是在杭州租房待业的状态,但这一路上很顺利,回来处理好跟上家公司的纠纷,心情也舒畅多了。”

目前,林逸群正在各类求职App上寻找工作机会,受到疫情的影响,春季招聘的热度还没有起来,许多面试也都改为视频的方式进行。

“相比以往多了些难度,但是美术、设计类行业受到疫情冲击不大,工作转战线上一样能够开展。现在我已‘就位’,勤奋起来,相信不久就会找到合适的工作。”林逸群说。

自2月19日起,杭州武林商圈的商场开始营业,在各大商场,人们只要符合“戴口罩、出示绿码和测量体温正常”三项标准,就可进出通行。不同以往的是,多个商场关闭了部分出入口,且美食商铺不提供堂食,仅营业外卖服务。

在国大城市广场一楼东门出入口,进出商场最忙碌的是外卖小哥,午餐时间,外卖小哥甚至比逛商场的顾客都多。

国大地下二层的大鼓米线、元乡捞烫等美食商铺,虽然不能提供堂食,但都已通过外卖逐步恢复经营。而每位外卖小哥进入店铺,每次取餐都需核查“绿码”和测体温,以保证送餐安全。

2月26日,在武林商圈,还试运行了一套新的“健康ETC”防疫设备:入场顾客可将手机放置在支架上扫描健康码,类似刷码过地铁站的闸机。听到“滴—绿码,请通行” 指示后,再走到热成像系统前测量体温,如体温显示正常,则可以顺利进入商场。

结合“健康码”功能,“健康ETC”设备的识别、防控过程均由信息化系统自动完成,可通过机器无接触地快速识别健康码,快速辨别健康码真伪,核验是否在有效期内。过期码和绿码图片等手段,无法逃过这套设备的法眼。

此外,它还可以在后台统计人流量,一旦出现疫情,可根据数据快速追溯相关人员,解决人工操作、手工统计的效率低等问题。

据了解,这套“健康ETC”是由杭州联通研发完成首次投入使用。“我们借鉴了进入地铁的模式,机器扫描能节省人力,提高数据的精准度,人流进入公共场所也可以因此加速。未来这套设备也有望在火车站、超市等更多场景,搭配‘健康码’使用。”现场的联通工作人员介绍。

相比普通打工者,中小微企业经营主面临的压力更重。杭州环城北路永通信息广场一家广告会展公司的总经理聂旭斌,对此深有体会。

聂旭斌公司主要业务,是为开发商和各类客户做大型会展的现场布置,疫情如果没有发生,公司2月1日就开工了。且春节过后,正是举办活动的黄金时期,现在眼看着2月过完,大部分项目的进展,都还停留在设计图纸上。

“员工工资、租金、利息,这些都是真金白银地在付,但许多项目因为人员没有到齐无法落地,收入也无法进来。”聂旭斌说,“我尽力不去想,晚上有时忽然想到,心里明白这些天亏损估计也有个40万,不敢细算。而按照往年的话,这一个月的营收可以有200万。”

2月18日,聂旭斌的企业复工申请通过街道审核,公司正式开业。在办公室工作的20余位员工,除了一位因健康码为“黄码”需要隔离留观之外,另外均为“绿码”。只是原本负责场布的30个工人,目前仅到岗了6人。

“‘健康码’加快了人员复工的脚步,现在我们设计策划岗位已经完全复工了,就盼着农村劳动力快点向城市回流。只有他们都到位了,我们的项目才能一个个顺利施工落地,新项目才能开展。”聂旭斌说。

目前,聂旭斌申请到了疫情期间税收延期交付的政策补助,接下来他希望可以申请到一笔银行的贷款以渡过难关。

“现在已有一些新项目订单在过来,城市也慢慢恢复从前的样子。我想我们的市场前景是有的,关键在现在这个阶段,如何熬过去。虽然很难,但希望总还是要有的。”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