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团样|用两张图让中国标准成为国际通用标准,

来源:admin日期:2020/01/09

他,从一名一线继电保护工,成长为首席工程师,出任IEC(国际电工委员会)TC95 AHG3中国镜像组主席,在IEC国际会议上,用两张图让中国标准成为国际通用标准。他是谁?

80后工程师陈昊是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从一名一线继电保护工,成长为首席工程师,出任IEC(国际电工委员会,国际性电工标准化机构,负责有关电气工程和电子工程领域中的国际标准化工作)TC95 AHG3中国镜像组主席,在IEC国际会议上,他用两张图让中国标准成为国际通用标准。

胖乎乎的陈昊看起来有点木讷,但话匣子一打开就滔滔不绝,思维敏捷缜密。谈及如何成长为国网公司系统内第一个继电保护领域IEC中国专家,陈昊的答案是“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陈昊拥有专利60项,发表专业论文110篇,出版两部专著,多项技术填补国内空白。理科生陈昊还是个十足的文艺青年,拥有南京市作协会员、中国音韵学研究会会员、中污水处理设备制作国象棋国家一级裁判等多个身份和头衔。能文能武的他在单位有个绰号:“大师”。

陈昊的父亲是电力工程师,他从小就对电力感兴趣,在东南大学本硕博都读的是电气工程专业,毕业后进入国网江苏公司成为一名一线继电保护工。

一个输变电设备的螺栓松了,工人要爬高将其拧紧,经常需要申请断电、转移负荷等一系列流程,不仅工作量繁重,还可能影响用户用电。陈昊设计了一种的新型电动螺栓紧固装置,一按开关就能快速而安全地拧紧螺栓。

一台数十斤的电力测试仪器需要人工搬运,上下楼梯时可能造成损坏。陈昊研发的变电站智能化检修调试平台,自带驱动和越障功能,可以实现变电站内平稳上楼、平地快速行进。

科研工作需要胆大心细,精益求精。2016年,陈昊带领项目团队模拟断路器底座螺丝松动故障,收集离线故障数据,为完善数据集的完备性,他提出加做4个螺丝同时松脱的振动试验。厂家认为设备有可能倾覆,太危险。陈昊坚持认为这个实验能更全面研究极端故障。他仔细布置了安全措施,预控了风险,完成了试验。

“对于检修员工来说,科研的实际应用比理论成果更具意义。”陈昊说,要根据工作中的问题积累,提高科研的实用性。

陈昊曾在IEC国际会议上一战成名。IEC被誉为“电工领域的联合国”。在全球电力市场,很多国家对电力设备的引进和使用,只认可IEC的标准。因此,每一次IEC会议不仅是一场技术的交流,更是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

2016年,陈昊成为IEC中国继电保护领域特别工作组首席发言人。以前,这个领域长期由法国、瑞典等西方国家把控,对我国继电保护设备出口有很大影响。

2018年4月,在挪威举行的IEC智能站保护标准讨论会议上,欧洲专家对中国现有的智能化变电站广泛采用双模拟数字方案提出质疑。双方讨论激烈,局势逐渐被对方掌控。

情急之下,陈昊起身上前,在白板上画了一张原理图。并说出了一连串的数据:近10年来,中国建造了世界上95%的智能站,特高压站在中国已经覆盖了三分之二的国土,我们开展了800多次试验,用双手积累了比你们在实验室里多得多的珍贵数据。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叫事实胜于雄辩,我们欢迎交流。

提出反驳意见的各国专家一时语塞,纷纷开始寻找图中的破绽。之后,陈昊又胸有成竹地画出了第二张图,将公式、数据、图表清晰地展现在各国专家面前。最终,西方专家不得不接受并认可中国标准,修改了IEC相关国际标准的定义。

2014年,国网江苏检修公司陈昊创新工作室成立,他带领9名组员历时9个多月,成功研制出了“变电站智能化检修调试平台”。随后,他又带领该小组打造特高压断路器机械缺陷诊断系统,这项成果打破了国外的技术垄断,填补了国内相关技术空白,并于2015年在质量技术领域最高奖项——中国质量技术奖的评比中荣获二等奖。

在团队合作中,他喜欢挖掘和培养新人。他的工作室里,有一半以上的成员都是2014年入职的年轻员工。为了帮助更多年轻人实现工作价值,他在南京分部办起了 “学堂”。在这里,学员没有专业之分,凡是对工作有益的思路、方法都可以展示。每次现场工作结束后,大家还会深入交流当天遇到的问题,并在第二天去现场验证答案。

通过陈昊“堂文化”的熏陶和教导,学堂里的青年攻关团队已完成16项科技创新项目,8人成为国网系统各级专家。

一线工作中积累的丰富经验让陈昊走上了国际大舞台,他多次参与国际标准、国家标准的制修订,对电力行业相关领域技术方向起到了引导作用。

54张被打乱顺序的扑克牌,只用46.88秒就可以记下;1987个乱序数字,仅用一个小时就能成功背出……对95后女孩孔金兰而言,记忆可以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行进。

“付出过了,努力过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面对即将参加世界脑力锦标赛的学弟学妹,这位有着“世界记忆大师”称号的大四学生分享着自己的记忆心法。

2019年11月15日,第二十八届世界脑力锦标赛在武汉光谷举行,来自世界各地的记忆大师们齐聚武汉,竞争世界记忆力领域的最高荣誉。22岁的孔金兰看着在训练室中奋斗的学员们,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2017年暑假,本想利用假期做兼职的她,碰巧在湖北大学的校园里看到了学校群脑记忆协会招短期助教的公告。“记忆还可以训练?”她对此产生了极大兴趣,便推掉了兼职,报名做了助教。

训练营老师给助教们布置了40个数字组合的记忆任务,孔金兰花了几个小时背下来,自以为背得很快。但看到别人仅用2分钟就完成记忆时,她既惊讶又不甘。“我觉得我也可以做到。”

她开始向训练营老师请教脑力记忆法,这种方法可以通过图像、联想、谐音等方式,把抽象的数字和图块转化为形象的故事或者影像,最大化训练自己的记忆能力。

“每次训练我都沉浸其中,就像是遇到了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她决定放弃短暂兼职助教的身份,专心接受记忆训练。

“一万小时定律”指出,一个普通人想要成为某个陌生领域中的大师,至少要付出一万小时的时间。

2017年7月,孔金兰的“一万小时”记忆大师之路开始了。每天的训练过程充满艰辛:一天连续9小时记忆,从清晨到夜晚。

训练前3天,教练给了学员100个数字编码去记忆。最初,孔金兰找不到记忆心法的“感觉”,记的很多编码都是错误的。她备受打击,“当时在高压状态下,头很胀,脸也是烫的,觉得十分煎熬。”

不服输的她为了掌握训练技巧,找来学长的教学视频仔细观摩。视频里把记忆的方法分为“主动”和“被动”两大类。“主动”的方法,是指根据物质属性,通过拟人化等方式进行联想记忆;“被动”的方法,是指找到一个受力点,承载图像进行记忆。“看完视频,我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第二天,孔金兰反复实践新习得的记忆方法,仅1天时间,就顺利掌握了训练诀窍。

“记忆数字的一个关键点,就是构建起自己的记忆宫殿。”孔金兰介绍说,“这其实就相当于现实生活中的一个房间,记忆就是把数字组合转化成房间里的标志物。”以“1”“0”“1”“6”这四个数字为例,两两分组,根据象形化的方法,“1”“0”这两个数字可以被想象成为棒球;根据谐音的转化方法,“1”“6”这两个数字可以被联想为石榴的意象,“此时,再根据数字联结的方法,石榴和棒球同时被放在我记忆宫殿的墙角位置”。

为了给自己的记忆宫殿积累充足的标志物,暑假期间,孔金兰跑遍了武汉三镇所有的大学,拍了将近1800个标志物。

与此同时,她给自己制定了详细的计划:每天记忆数字1000个,并进行两轮5分钟自测。“很多时候,一天要是完不成计划,我连饭都吃不下。”

抽象图形项目是世界脑力锦标赛的10个项目之一,主要考察人对于抽象图形的记忆能力,选手可以通过对图形的纹理和细节进行观察,并根据图形的这些特点进行数字编码,从而转化成数字的记忆。“这个项目很考验形象思维,刚开始我很难熟练地掌握好它。”

那段时间,孔金兰像“着了魔”,“早上背不完下午背,下午背不完晚上背,甚至吃饭的时候,都在一遍一遍地背数字”。

一点一点地训练,一步一步地坚持。21天暑期集训结束时,她已经可以在一分钟内正确记忆240个无规则数字,达到了脑力记忆领域内的“准大师”标准。

转眼到了2017年10月,备战世锦赛成了孔金兰生活的主旋律。越接近比赛,她对自己的要求越高。她每天奔走于三点一线:宿舍、食堂、训练室。她待在训练室的时间比睡觉时间还多。每次训练时,屋子里很安静,“掉一根针在地上,都有可能被听到”。

11月的武汉,夜晚寒风刺骨。每晚十点半,孔金兰才会结束训练。在回宿舍的路上,她顶着大风仍然不忘背数字,反思一天的训练状态,并规划着第二天的训练。每次她都是训练室中最后走的那一批人。

高强度的训练令她的大脑十分疲惫,只要回到寝室一沾枕头就睡着了。她记得,训练最疯狂的时候,梦中都在记忆数字。

2017年12月,孔金兰以30分钟记忆1287个数字的成绩打破了该项目的中国记录,获得“世界记忆大师”终生荣誉称号。同一批训练的人中,只有她最终荣获此项荣誉。

回首这段经历,孔金兰觉得很意外。两年前,她还是一个站在众人前不敢开口讲话、有些胆怯的女孩。她很高兴能够在大学里遇到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一路坚持。

“接下来,我还想在快速阅读、思维导图等记忆的实用方面拓宽学习的广度,在记忆法的前沿领域上拓宽学习的深度。”孔金兰说,记忆从未止步。

见到白一童时是一个周六的晚上9点半,冰场上正在进行的是北京一零一中学和一所大学的训练赛。白一童中途退场,从冰面上走来,被汗水浸湿的头发贴在额头上,穿着整套装备的她显得非常高大威猛,脸上绽放的憨厚而灿烂的笑容还是带着孩子特有的稚气。

白一童是北京一零一中学初三学生。近日在教育部主办的第三届“《传承的力量》学校体育艺术教育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成果展示活动”元旦篇节目中,作为这所学校冰球队里唯一的女队员,白一童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两年随着冬奥会进入“北京周期”,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冰雪运动,其中的冰球项目以速度与技巧并重的独特魅力吸引了不少青少年投身其中。这几年学冰球的孩子越来越多了,不过,与白一童年龄相仿的冰球爱好者还不是太多,尤其是练冰球的女孩更是少之又少。

白一童从4岁起开始接触冰上运动,最初练的是花样滑冰,七八岁时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花滑隔壁冰面上正在进行的冰球训练,“我觉得非常酷,便有了改练冰球的想法。”白一童说。

从此白一童便一发不可收拾。练冰宁波环保科技公司球的女孩少,白一童一直跟着男孩一起练冰球,也是队里“唯一的女队员”。只要白一童上场,队友就会给她最好的保护,但是冰球运动讲究的是速度和力量,比赛是要看结果的,赛场上的冲撞在所难免,而“被保护得最好”的那一个往往会成为对决中被对手攻击的重点。

白一童在校冰球队的位置是左前锋,主职是进攻,也要参与防守,“对手经常会抢我的球,我是队里的承受伤害MAX。”白一童云淡风轻地说。

这个过程在家长眼中就没有这么轻松了。“有一次比赛,我亲眼看她被撞飞出去,那时候真的怀疑一个小姑娘是不是不该练这个。”白一童的爸爸说。

常年的训练比赛,白一童对胳膊上腿上的淤青习以为常。不过,2019年8月,白一童却因为受伤大哭了一场。

随着学习冰球女孩数量的逐渐增多,2016年和2018年北京市和海淀区分别成立了青少年女子冰球队,白一童作为多年的球场“老冰”也被招入其中。

2019年,白一童作为北京女队的一员一直为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备战,在出征前的一次冲撞中她的右臂严重受伤。父母迅速把白一童送到医院,医生看到伤势后说:“至少要休息一个月,球肯定不能打了。”

白一童的眼泪一下子就停不住了,医生和父母都以为是伤得太严重,疼的。白一童说:“我当时真的没有觉得胳膊有多疼,我是一听不能参加比赛了急的。”

后来,作为队里的中锋白一童还是参加了这次比赛,上场时右臂缠上运动绷带,下场之后再迅速戴上支具进行固定。

“因为要分别参加校队、区队、市队的训练,以前我一周一共要有5个晚上上冰,现在升入初三减少了上冰次数,每周也要有3次,每次上冰训练都至少要两个小时,一个半小时在冰上,再加上陆训半个小时。”白一童说,再加上路污水处理设备上的交通时间,很多时候训练完到家都已经很晚了,还要完成当天的作业,确实比别人辛苦很多。

因为时间紧,白一童最大限度地提高自己课堂上的听课效率,只要遇到不懂的地方就第一时间问老师,然后就是充分利用学校里的所有零散时间,课间和自习时间一分钟都不浪费。

这么辛苦,不少人问白一童后不后悔选择了冰球,“从来不后悔”。白一童说,“因为冰球是团体项目,要速度技巧还要动脑想战术,对我来说是一种很大的提升,更重要的是,团体项目大家要一起赢、一起拼、一起笑、一起哭。这种经历太难得了。”

如今,白一童进入了备战中考的另一个战场。对白一童来说,无论什么时候也不会丢弃对冰球的热爱。在她内心还有一个小小的心愿:希望有一天能穿上国字头的衣服代表国家参加比赛。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