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回忆在武汉的大学生活

来源:admin日期:2020/01/04

大一刚入校,小马同志和刚认识的一帮兄弟相见恨晚,相约西苑小饭馆,几个火锅,污水处理设备安装几盘炒菜,一帮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大声谈笑,大声喧闹,似乎都在宣告着一件事:我们脱离父母了,我们长大了

第一天住进寝室,认识了同寝室的河南哥们,我们俩在房间里谈天谈地,互相递烟,期间我爸妈来送东西,我们打开门,背后一屋子烟雾,我们俩淡定的跟我父母说:我们在聊天

四人间的寝室,不抽烟的那个人一定是个异类,这样的异类往往不敢大声跟我们说别抽烟了

铺位在上面,下面是书桌,睡在铺上抽烟简直是一种享受,但是弹烟灰和丢烟头成了一件难事,好在寝室的钢架床是有空心钢管的,那个空心的钢管也成了我们灭烟头和弹烟灰的好物件

那个时代,传奇这款游戏简直风靡到了人尽皆知,踏入网吧扫眼望去,谁没有玩传奇的话,绝对是个让所有人都鄙视的异类,刚认识的人互相见面都直接问哪个区,哪个服务器

小马同志活生生的沉迷了两年半,直到大三的时候,号被盗,装备全无,才真正心灰意冷的远离了这款游戏

后来在天涯看到一遍帖子,江之南苑写的关于传奇的游戏故事,才似乎找回了那时一到晚上,拖鞋大裤衩,叼着烟往网吧奔跑,一坐下来就慌张的招呼同学们去哪里打怪升级的体验

我读大学那一年,寝室区是全新的,连电话都没有,更别提电脑和网络了,闲极无聊的我们凑钱买了二手电视和碟机,一到周末就赶到街道口去批发各种碟片回来看

仍然记得9个大男生挤在一个房间里看完《山村老尸》之后不敢各自回房间,仍然记得看完《勇敢的心》之后我污水处理们每次聚会喝酒都会大喊“freedom”,仍然记得我们打着地铺席地而坐,头顶摇晃着的电风扇

时至今日,在跟同事或者朋友聊起老电影的时候,我还能想起某部片子是在大学三楼那个寝室里初次看过

刚进大学的孩子们,都迫不及待的把眼光放在了异性身上,似乎晚一步就再也无法脱单,似乎污水处理设备制作晚一步就只能自己默默的在校园里流泪

记忆里似乎只有这几样:永远满人的篮球场,328寝室永远看不完的碟片,还有西苑小市场里一块钱一个削了皮的小西瓜,南苑小市场里的土豆牛腩盖饭,真好,还能无限添饭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