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榆林横山教育体育局局长安辉 教育工作者不要被

来源:admin日期:2019/11/21

11月9日,中国教育明德论坛2019年年会暨第十八届全国基础教育学习论坛(以下简称“论坛”)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

本次论坛由国内权威研学教育机构世纪明德承办,论坛以“中国基础教育改革70年的现状与未来”为主题,在9日至11日共3天时间里,聚焦教育政策解读、人工智能在教育领域的应用、研学旅行与实践教育等核心教育议题,与现场近5000名教育工作者展开交流与讨论。

陕西省榆林市横山区教育体育局局长安辉参与论坛交流,并接受了媒体专访,他从自己的亲身经历出发,就社会关心的表扬式教育、唯分数论等热点教育议题分享了自己的思考和看法。

榆林市位于陕西省最北部,不仅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 ,同时也是中国城市竞争力100强的城市。拥有世界文化遗产万里长城第一台-镇北台,以及十大古城-榆林古城,榆林这座城市人杰地灵。我就是土生土长的榆林人,在这里当了一辈子老师。

毕业后我在农村学校教书,语文、体育、数学都教过,农村学校老师少,缺什么教什么。那时候念师范也没有严格学科划分,可以说是比较综合的一代。我在村小教了4年,然后做小学的校长,接着做初中校长,然后又做高中校长,前后一共做了15年的校长。今年三月份调到教育体育局当局长,虽然是刚上任半年多的新局长,但我也想说一些我教育生涯中的真实感受,分享一些我的经验和体会。

以前评价老师都是“听课”,听课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听老师讲课,看老师讲课的效果,但现在我们更强调是“看课”,既听老师的讲课,也要看师生间互动,以及学生真正的学习感受。

再说走班制,社会上还有人对这件事不甚了解,之前我们其实也会把学生分成快慢班,但这样其实不公平,因为学生也许数学是A,语文是B,英语是C,那么他其实是更适合在三种不同的班级中来学习这几门学科的。走班制的科学之处就在于不是按照总成绩来给学生划分阶层,而是让孩子有更多的与分数相近的孩子在一起上课学习的机会,此外基于兴趣的走班制也会让孩子的学习更加自主自愿。

一味的“鼓励教育”真的好么?我们都说教书育人,教书自不必说,是知识的传递,育人两个字一方面是引导鼓励,另一方面必然产生一些惩戒,但是我们后来把惩戒都丢了,要鼓励孩子而不能惩戒孩子。有时候老师批评的言辞激烈一点,就叫挖苦;有时候屁股上踢脚,就叫体罚。如果这一代人连如此小的挫折都抵抗不了,那未来将会怎样?日本幼儿园的孩子大冬天可以在外面光着身子奔跑,孩子冻得哇哇哭,家长在旁边鼓励,如果这一幕出现在中国,大家想想网上会有怎样的评价?

学校教育不能解决那么多社会焦虑,但是我们教育工作者要清楚,我们是要培养什么样的人,培养方向要正确。

我们真的要做那么多的试卷么?有时候我看着老师折磨学生,一张一张的做不完的试卷,一道一道解不完的题,布置不完的作业,不光学生做,家长也要陪着做甚至帮着做。家长也只注重孩子的分数,如果老师不布置作业,家长就会质疑,孩子去了学校连作业都不布置?我很反对老师布置大量作业,同时作业的方式应该也要灵活多样。

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明确指出,要培养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合格建设者和接班人,而不是能考试的或者能考上好大学的人。分数高不代表智商高,我们还需要孩子能成为一个完整的人,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人文礼仪、道德情操。所以,就目前来说学校教育和实际的教学管理,和我们的培养目标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同时,这也要求学校不要只把注意力放在课本上,课本只是课堂教学最基本的知识载体,而不是全部。不要把教育只局限在教室里、校园里。最好的课堂一定是在生活中,让学生走出课堂,走出学校,走出榆林,走出陕西,领略祖国的大好河山,在行程中和同伴的交流中获得成长,也是一种很好的教育和学习方式。

伴随着中国教育改革的不断深入,“中国教育明德论坛”也已走过十余年的历史。创立至今,论坛吸引了国内外数万名地方教育局长、中小学校长、教育专家以及优秀一线教育工作者参会,已成为中国基础教育领域的盛会之一,被行业人士誉为中国教育界的“达沃斯论坛”。经过十余年的积累沉淀,中国教育明德论坛已成为中国教育思想交流的重要平台。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