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水滴筹和轻松筹员工斗殴!公益与众筹结合的盈

来源:admin日期:2020/05/03

4月14日晚,有网友发帖称,4月13日下午在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水滴筹员工“因为扫楼时劝病人立项,打扰到病人被举报。随后,水滴筹员工在医院里揪住了他们怀疑的‘举报者’殴打。”有网友指出“举报者”系轻松筹员工。

视频画面显示,多名男子围在一名穿蓝色上衣、倒在地上的男子旁,其中一名身穿黑色竖条纹外套的男子用脚猛踹蓝衣男子,后遭到旁人劝阻。

4月15日下午,水滴筹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网传视频并不全面。声明称,此事系因轻松筹员工言语威胁和污蔑,导致双方产生肢体冲突和斗殴,目前当事员工正在当地派出所接受调解。水滴筹将尊重和配合警方的处理决定,为员工个人的鲁莽行为致歉。

1、4月15日,我们注意到有网友上传所谓“水滴筹员工殴打轻松筹员工”的视频,经核实,网传视频并不全面,此事系因轻松筹员工言语威胁和污蔑导致双方产生肢体冲突和斗殴。目前当事员工正在当地派出所接受调解,水滴筹将尊重和配合警方的处理决定,我们也为我们员工个人的鲁莽行为表示歉意。

2、近期,轻松筹团队内部以水滴筹为假想敌,公开张贴“干死水滴筹”的攻击性标语,并且明确针对水滴筹开展了一系列不规范的挑衅、骚扰和破坏小动作,致使线下连续发生数起双方纠纷和冲突事件。水滴筹多次呼吁良性竞争,但沟通无果。4月1日,轻松筹山西运城地区员工齐某因破坏水滴筹宣传物料,被水滴筹员工师某制止后,对师某大打出手导致师某鼻骨骨折、脸部多处受伤;4月12日,轻松筹福建厦门员工杜某破坏水滴筹宣传物料,被当地警方处理,目前已出具道歉信表示此行为系轻松筹公司领导指示下所为。

3、水滴筹将继续加强对员工的法治意识教育和管理。同时,我们也呼吁同行和我们一道严格自律、理性竞争和规范发展,从而造福真正需要帮助的大病患者。衷心感谢社会各界的关注和支持!

对此,4月15日下午,轻松筹方面回应记者称,网传视频属实,确系水滴筹员工攻击轻松筹员工的头部,并对水滴筹投诉举报一说予以否认。其声明称,“水滴筹多次对轻松筹员工恐吓、挑衅、主动激起冲突。我方员工已多次忍让,不料直接遭受暴力之苦。”

1、4月13日上午,水滴筹员工在河北省医科大学第一医院,“致残式”攻击轻松筹员工头部,对轻松筹员工造成严重身心伤害。该视频并非网传,为事实发生。

3、水滴筹所谓“经调查”为混淆视听,实为扫楼被举报,怀疑是轻松筹所为,故大打出手,蓄意报复。轻松筹在此严重声明,未对友商进行任何投诉。

4、水滴筹多次对轻松筹员工恐吓、挑衅、主动激起冲突。我方员工已多次忍让,不料直接遭受暴力之苦。

5、水滴筹多次、在多地,殴打包括轻松筹在内的多个同行。对于此类暴力行为,轻松筹呼吁同业伙伴坚守行业“善”的根本。

6、轻松筹将不遗余力保护员工人身安全,坚决维护员工权益。轻松筹对所有员工说:你们保护世界,我们保护你们。

作为互联网筹款平台,在各地各城市的医院开展“地推”业务。这些地推人员自称“志愿者”,在医院以“扫楼”方式引导患者发起筹款。这一过程中,此前就有出现“志愿者”不加以审核患者的财产状况,直接按模板编故事,将患者病情发到平台上募款,事成后再从平台收取提成,平台也借机推销保险。

在2019年1月举行的水滴筹公益盛典上,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将水滴筹定位为一家社会企业,水滴筹也在近两年多次获得“社会企业”类奖项。社会企业的目标是解决社会问题、增进公众福利,而非追求自身利润最大化。正是这种定位令许多人在“地推事件”爆发后,感觉自己被骗了,质疑水滴筹是将“公益做成生意”。不过,根据水滴筹官方之后的回应,沈鹏又明确向社会表明,水滴筹是一家商业公司,不是公益组织。

作为商业公司,平台方要通过地推等方式争抢流量,做大救助规模,才能通过后续诸如保险业务的开发实现盈利。但商业与慈善之间的迷糊界限带来的冲突却一直存在。而庞大地推与审核漏洞背后,是一场关于流量的战争。

实际上,网络众筹最初的赛道,距离公益或大病相去甚远。2014年被称为网络众筹元年,模仿美国知名众筹平台Kickstarter的网络平台相继在中国出现。最初这类平台的众筹项目包括购买智能硬件、拍电影、旅游等等的各类项目,筹款的金额也多为几十元到几千元不等。

直到2015年底,一个名为“拯救创业攻城狮”的项目在轻松筹上“一炮而红”。一位身患白血病的工程师仅一个晚上就筹集到三十余万元。但平台快速发展也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去年年底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本名吴帅)突发脑溢血,在拥有车辆、房产的条件下,其家人通过水滴筹发起百万众筹,这遭到部分网友质疑,被指“骗捐”,甚至登榜微博热搜。

究其根本,还是平台盈利模式的一直未清晰,流量争夺之后带动保险业务的实际操作存诸多潜在问题。

公益与众筹的结合,带动了网络众筹的价值。但核心问题仍是,平台的管理方式亟待提升。平台应当对求助患者是否满足发起筹款的相应条件,建立一套更完备的审核制度。过去,在公众想象中,求助患者应当是家庭困难的贫困户,而实际上人们发现受助人经济状况参差不齐,二者的落差成为筹款平台被舆论谴责最主要的由头。

4月14日晚,有网友发帖称,4月13日下午在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水滴筹员工“因为扫楼时劝病人立项,打扰到病人被举报。随后,水滴筹员工在医院里揪住了他们怀疑的‘举报者’殴打。”有网友指出“举报者”系轻松筹员工。

视频画面显示,多名男子围在一名穿蓝色上衣、倒在地上的男子旁,其中一名身穿黑色竖条纹外套的男子用脚猛踹蓝衣男子,后遭到旁人劝阻。

4月15日下午,水滴筹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网传视频并不全面。声明称,此事系因轻松筹员工言语威胁和污蔑,导致双方产生肢体冲突和斗殴,目前当事员工正在当地派出所接受调解。水滴筹将尊重和配合警方的处理决定,为员工个人的鲁莽行为致歉。

1、4月15日,我们注意到有网友上传所谓“水滴筹员工殴打轻松筹员工”的视频,经核实,网传视频并不全面,此事系因轻松筹员工言语威胁和污蔑导致双方产生肢体冲突和斗殴。目前当事员工正在当地派出所接受调解,水滴筹将尊重和配合警方的处理决定,我们也为我们员工个人的鲁莽行为表示歉意。

2、近期,轻松筹团队内部以水滴筹为假想敌,公开张贴“干死水滴筹”的攻击性标语,并且明确针对水滴筹开展了一系列不规范的挑衅、骚扰和破坏小动作,致使线下连续发生数起双方纠纷和冲突事件。水滴筹多次呼吁良性竞争,但沟通无果。4月1日,轻松筹山西运城地区员工齐某因破坏水滴筹宣传物料,被水滴筹员工师某制止后,对师某大打出手导致师某鼻骨骨折、脸部多处受伤;4月12日,轻松筹福建厦门员工杜某破坏水滴筹宣传物料,被当地警方处理,目前已出具道歉信表示此行为系轻松筹公司领导指示下所为。

3、水滴筹将继续加强对员工的法治意识教育和管理。同时,我们也呼吁同行和我们一道严格自律、理性竞争和规范发展,从而造福真正需要帮助的大病患者。衷心感谢社会各界的关注和支持!

对此,4月15日下午,轻松筹方面回应记者称,网传视频属实,确系水滴筹员工攻击轻松筹员工的头部,并对水滴筹投诉举报一说予以否认。其声明称,“水滴筹多次对轻松筹员工恐吓、挑衅、主动激起冲突。我方员工已多次忍让,不料直接遭受暴力之苦。”

1、4月13日上午,水滴筹员工在河北省医科大学第一医院,“致残式”攻击轻松筹员工头部,对轻松筹员工造成严重身心伤害。该视频并非网传,为事实发生。

3、水滴筹所谓“经调查”为混淆视听,实为扫楼被举报,怀疑是轻松筹所为,故大打出手,蓄意报复。轻松筹在此严重声明,未对友商进行任何投诉。

4、水滴筹多次对轻松筹员工恐吓、挑衅、主动激起冲突。我方员工已多次忍让,不料直接遭受暴力之苦。

5、水滴筹多次、在多地,殴打包括轻松筹在内的多个同行。对于此类暴力行为,轻松筹呼吁同业伙伴坚守行业“善”的根本。

6、轻松筹将不遗余力保护员工人身安全,坚决维护员工权益。轻松筹对所有员工说:你们保护世界,我们保护你们。

作为互联网筹款平台,在各地各城市的医院开展“地推”业务。这些地推人员自称“志愿者”,在医院以“扫楼”方式引导患者发起筹款。这一过程中,此前就有出现“志愿者”不加以审核患者的财产状况,直接按模板编故事,将患者病情发到平台上募款,事成后再从平台收取提成,平台也借机推销保险。

在2019年1月举行的水滴筹公益盛典上,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将水滴筹定位为一家社会企业,水滴筹也在近两年多次获得“社会企业”类奖项。社会企业的目标是解决社会问题、增进公众福利,而非追求自身利润最大化。正是这种定位令许多人在“地推事件”爆发后,感觉自己被骗了,质疑水滴筹是将“公益做成生意”。不过,根据水滴筹官方之后的回应,沈鹏又明确向社会表明,水滴筹是一家商业公司,不是公益组织。

作为商业公司,平台方要通过地推等方式争抢流量,做大救助规模,才能通过后续诸如保险业务的开发实现盈利。但商业与慈善之间的迷糊界限带来的冲突却一直存在。而庞大地推与审核漏洞背后,是一场关于流量的战争。

实际上,网络众筹最初的赛道,距离公益或大病相去甚远。2014年被称为网络众筹元年,模仿美国知名众筹平台Kickstarter的网络平台相继在中国出现。最初这类平台的众筹项目包括购买智能硬件、拍电影、旅游等等的各类项目,筹款的金额也多为几十元到几千元不等。

直到2015年底,一个名为“拯救创业攻城狮”的项目在轻松筹上“一炮而红”。一位身患白血病的工程师仅一个晚上就筹集到三十余万元。但平台快速发展也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去年年底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本名吴帅)突发脑溢血,在拥有车辆、房产的条件下,其家人通过水滴筹发起百万众筹,这遭到部分网友质疑,被指“骗捐”,甚至登榜微博热搜。

究其根本,还是平台盈利模式的一直未清晰,流量争夺之后带动保险业务的实际操作存诸多潜在问题。

公益与众筹的结合,带动了网络众筹的价值。但核心问题仍是,平台的管理方式亟待提升。平台应当对求助患者是否满足发起筹款的相应条件,建立一套更完备的审核制度。过去,在公众想象中,求助患者应当是家庭困难的贫困户,而实际上人们发现受助人经济状况参差不齐,二者的落差成为筹款平台被舆论谴责最主要的由头。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