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国产剧不敢拍的贵圈内幕,《重生》拍了

来源:admin日期:2020/03/26

开年最高分国剧《重生》,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堪称最敢拍的国剧,在破解案件真相的过程中透析出娱乐行业的局部灰色现象,犀利直指种种让人望而却步的潜规则,一口气拍出了这些年国剧不敢拍、拍不好的故事。

女团案中,死者是一位经纪人,他死前的最后几个电话分别打给多年前他带过的几名女团成员,由此剧情逐步揭露出这位经纪人恶臭不堪、丧尽天良的嘴脸。

这群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以为自己踏入的是光芒万丈的音乐圣殿,谁知却被他送去各种饭局酒局陪吃陪喝陪睡的无间地狱。

此后发生“意外”女团解散,终于逃出魔爪的姑娘们,多年之后却依旧无法摆脱这阴魂不散的人渣,因为当年他曾拍下过诸多照片和视频,在缺钱的时候又以此来威胁几位给他钱。

如果说《重生》对这位经纪人角色的塑造,只是对个体角色性格的描摹,那么剧中一线女明星的故事中则透露着对某种现象的折射。

这位毫无才华的女艺人、只因为跟对了后台有人捧,就能够一路平步青云、大红大紫,特别讽刺。

第一层优秀在于真实质感,能精准抓住从业者的普遍特质,让观众瞬间调动真实生活里的记忆、产生印象的符合质感“一看就觉得对是这样没错”。

但几位打麻将的大汉虎视眈眈的彪悍性格,一下子就能让人感觉到这个“非法公司”的黑与混,瞬间完成行业面貌刻画。

《重生》里拍女团案,不是为猎奇、更不是为噱头,而是批判式的重构价值,从一次次死亡的悲剧中厘清真正的价值导向。

对这套歪风邪气的指责,虽然没有反复出现在台词里,但剧作的态度不言而喻、无比强烈。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内容都是在《重生》剧作案中案的嵌套结构中所完成,结构相当精巧。

每个案件的侧重点不同,侦破方式不同,人员背景不同,这让一部剧可以同时拥有多种不同的背景环境和美学风格,同时又不至于过度分散、而紧紧聚焦在核心大案的逻辑线条里,和而不同、很有亮点。

一个是敲诈勒索多年、多行不义必自毙的经纪公司老板,另一位则是见义勇为救下从车轮下救出小男孩的环卫女工。

剧作一步一步揭开疑云,昔日天才女歌手大闹一场离团单飞当夜发生的自杀意外,最终被证实其实是他杀。

不论将之视作谋杀还是误杀,由此展开的往日冤仇里,有天分的女艺人和徒有皮囊的队友之间这份爱恨纠葛的情愫,都非常叫人唏嘘。

前者在剧作中大案件嵌套小案件的解构里、层层相扣、环环相绕,叫人对每一步的剧情走向都充满好奇:张译饰演的秦驰昔日是被陷害吗?抑或他利欲熏心为共鸣而当黑警?

在女团案中,这份猜不透的本格推理的核心要义依旧贯穿始终:顶流女艺人、文艺女歌手、退圈的瑜伽老师三组人马,都有作案动机和实际下手的空间,让人无法一眼看透结局。

尤其是当红女艺人的男保镖,特写镜头似乎几次暗示“他有问题”,烟雾弹效果非常到位。

比起“猜不透”的逻辑智力层面的设计精巧,更值得夸奖的是故事折射出的描摹人性的苍凉质地。

其次,能够以非常精炼的笔触来塑造三位截然不同的个性、并和她们的职业发展道路形成鲜明的对照关系。

一句一句揭穿伪善的谎言、直指难堪的真面目,戏剧冲突非常强烈、可看性强;也直指贵圈叫人难堪的生存法则:一穷二白离开圈子的人才有勇气说出被伤害的往事,依旧活在这套系统里的人要小心翼翼打碎牙齿和血吞、管人渣叫“朋友”。

天赋是罕见的珍奇能量,没有天赋并不可怕,为了营造出有天赋的假象而遗忘本心、面无全非甚至于为非作歹,这才可怕。

从这个意义上说,《重生》里这个案件的价值归宿,并没有仅仅停留在音乐或是娱乐行业,而指向一切涉及梦想和金钱的参照系统。

这也体现出《重生》剧作的价值格局,不流于空洞的说教,却将态度以“春秋笔法”细密表达出,格局立见、回味悠长。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