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警惕!“台独教育”只是改历史吗?还有更可怕

来源:admin日期:2020/01/03

以南岛语系取代中华民族作为台湾人的祖先,台湾以中华文化为主流的事实被篡改成“多元文化的台湾”,以否定《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法律效力为理论依据的“台湾地位未定论”赫然在册,美化日本殖民统治成为“政治正确”……

这是蔡英文上台以来加快“台独”的主要做法之一,这一倒行逆施、数典忘祖的做法,引起两岸各界声讨的同时,也引起台湾教育界和部分家长的担忧。台湾中华语文教育促进协会理事长段心仪对“台独教育”的警惕则是从李登辉时期开始的。日前,本报记者就“台独教育”问题专访了她。

在很多人眼里,台湾的“台独教育”主要是集中于在历史教科书方面篡改历史,而在段心仪看来,历史教科书只是“台独”史观的部分,而“台独”势力在语文教育方面弱化中华文化更值得警惕。

段心仪说,台湾所谓教改25年来,带来了教学思维的改变。极为吊诡的是,一直在弱化“国文科”定位。“首先,‘国语文’不再是单独的一个科目,而与英语科并列于语文领域。”段心仪说,在台湾,现在同属于“国语文”课程的还有少数民族语文、客家语文、闽南语文。在这个逻辑下,“国语文”课程的“学习目标”就从“中华文化”转为“多元文化”。

“多元必有歧义,而按照现在台教育部门的规定,凡歧义处皆需尊重,所以现在台湾学生面对歧义不能有任何价值判断。”段心仪说,这里隐含学生对于民族意识、爱国情操、明礼尚义等价值判断的素材也从教材中消失。而在进行学习评量时,学校必须以大量文本来建构背景知识,于是“国文”学科核心价值遂被窄化为“文本解读”,而原本的中国文学、文化亦随之退位。

“‘两蒋’时期台湾教育并非如此。”段心仪表示,从1945年台湾光复至今,台湾教育经历了“课标时代”“课纲时代”“十二年一贯国教课纲(简称108课纲)”“课程目标时代”。早年,台湾“国文”课本定于一尊,由台湾当局编译馆主其事。从1952年到1999年长达47年,其间经历过1953、1962、1971、1983四次修订,但是,国家意识、民族精神、文化道统的传承,都是课程标准中“国文”科的重要核心价值。1990年,李登辉时代提出一纲多本的教育政策,一直到后来出台的“108课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强调核心素养,将“国文”教育简化弱化为“语文”,不再肩负“中华传统文学文化”责任。2016年蔡英文民进党政府上台,改组课审审议委员会,再调降文言文比例成35%至45%,必读古文篇目也从20篇改成15篇。

段心仪说,在台湾,《中华文化基本教材》原为单独科目,必选课,但现在,民进党当局污水处理设备公司将它并入“国文”。原来该课为四学分,现在却减为二学分,而且没有独立课纲,定位模糊,且在教材及教学上都被弱化。

段心仪表示,根据2019年蔡英文当局炮制的课纲,学习目标中,提到的“文化”一词,已非“中华文化”。”

“自李登辉时代开始发展的‘同心圆理论’,理念是先台湾,后中国,就是让台湾青年失去中国历史观。”但段心仪认为,台湾主要族群是以中华文化为底蕴的汉民族,即使是新住民,亦有62%来自大陆,这是无可否定的事实。

段心仪说,虽然“台独教育”搞乱了台湾年轻人的国族认同,但台湾现有的所有的文化现象、历史故事、人物典范、社会习俗、价值观念都源出于中华,与大陆人民非常接近,很容易沟通与同理,亦是无可否定的事实。

段心仪认为,可能“台独分子”看到了这一点,所以,除了历史外,“国文”也是“台独教育”着力甚深的一块,“他们挖空心思地要逐步减少文言文篇章,代之以台湾文学;减少文化基本教材(即《论语》《孟子》 《大学》《中庸》)的分量,用‘多元’概念打散中华文化的主轴性,背后考量就在于此。”

“但是,中华文化力量如此强大,浸润如此普遍深入,去中华文化历史的企图可能达成吗?”段心仪说,日本占领台湾50年,后期力推“皇民化”运动,学校教日文、说日语、读日本教材。但是,民间依然学中文、读古籍。当大陆开始“五四运动”时,台湾的赖和等人也立刻紧紧跟随,开始台湾新文化运动,“由此就可以看出两岸文化思想联系之紧密,非任何外力可以隔绝。”

段心仪说,这也让她在警惕中看到希望。她说,当“台独教育”在学校教材开始扩展时,民间有识之士立刻警觉而加以反制。每一次课纲进一步去中华历史文化时,教育文化界人士就提出呼吁,唤醒社会关注。虽然在政治大气候下无力扭转学校教育的质变,只能暂缓实施的脚步,降污水处理设备制作低造成的偏差,但已经唤醒家长的关注。家长焦虑如何补足学校教育的不足,也造成坊间小古文课堂的风行。“若能加以扩展形成社会文史教育运动,将是有效的补救方式,扭转学校教育的偏差。”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