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经开区“南箭”卡位“网”中央

来源:admin日期:2020/07/06

SpaceX成功用一枚火箭送60颗卫星升上太空;载人龙飞船顺利升入太空;我国首次将卫星互联网纳入“新基建”范畴;赛迪顾问物联网产业研究中心发布《“新基建”之中国卫星互联网产业发展研究白皮书》;北京“新基建”方案力挺卫星互联网打造“南箭北星”……在过去的一个半月时间里,国内外与航天产业相关的几件大事陆续进入人们的视野,商业航天企业再次引起广泛关注。那么,有着“火箭街”之称的北京经开区相关产业的发展现状如何?不断变化的外部环境将为经开区商业航天产业发展带来哪些机遇?

什么是卫星互联网通俗来讲,就是通过卫星平台的通讯载荷,把基站搬到太空,地面站向卫星发射信号,接收后,卫星再把信号投射到地面终端,由此形成的三位一体的通讯网络。目前来看,卫星互联网至少有两大好处,首先是通过星座组网的方式,实现全球网络覆盖,网络信号弱和覆盖差的现象将有极大程度地提升。此外,让网络基础建设和投入大幅度降低。

什么是“南箭北星”“南箭北星”是近日发布的《北京市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行动方案(2020-2022年)》内提出的。该《行动方案》明确了推动卫星互联网技术创新、生态构建、运营服务、应用开发等,推进央企和北京创新型企业协同发展,探索财政支持发射保险补贴政策,围绕星箭总装集成、核心部件制造等环节,构建覆盖火箭、卫星、地面终端、应用服务的商业航天产业生态,优化和稳定“南箭北星”空间布局。

“中国是美国SpaceX公司在商业发射市场的主要竞争对手。”——中国民营航天企业的表现曾引发外媒关注。近年来,中国人逐梦太空的步伐越走越快,除了传统的“国家队”,民营企业身影频现。而在北京经开区,就有10多家民营航天企业“扎堆”,占全市约1/4。

在当前的大背景下,有着“火箭街”之称的北京经开区,何以为商业航天产业添把火?聚集在经开区的商业航天企业又能为中国航天事业作出怎样的贡献?

把卫星送到天上去是前提,也是卫星互联网产业的基础,然后是卫星平台制造,卫星里面的通信载荷的制造,包括协议的制定,最后是整个运营和服务,包括地面的整个测控系统等等,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商业航天企业正在研发推进的火箭是卫星进入太空的关键载具,是卫星互联网的最‘基础设施’,国内知名的商业火箭公司大部分都聚集在北京经开区,应积极地予以引导和培育,这也是落实北京市‘南箭北星’布局的重要内容。”蓝天冀说。

“南箭北星”是近日发布的《北京市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行动方案(2020-2022年)》内提出的。该《行动方案》明确了推动卫星互联网技术创新、生态构建、运营服务、应用开发等,推进央企和北京创新型企业协同发展,探索财政支持发射保险补贴政策,围绕星箭总装集成、核心部件制造等环节,构建覆盖火箭、卫星、地面终端、应用服务的商业航天产业生态,优化和稳定“南箭北星”空间布局。

“看到这样的表述,充分肯定了以蓝箭为代表的民营航天企业在经开区的发展成果,也为我们实现新发展提供了指引。”蓝箭航天CEO张昌武说,蓝箭将研发中心布局在经开区,未来将在政策指引下,不断强化和保持自主研发的能力,成为中国航天的有力补充。

去年7月,星际荣耀的双曲线一号遥一运载火箭在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按飞行时序将多颗卫星及有效载荷精确送入预定300公里圆轨道。这是中国航天发射史上被铭记的里程碑时刻之一,中国民营运载火箭实现了“零的突破”。我国民营企业不仅能造火箭,还能上天了。近几年,经开区民营航天公司执行了超10次发射试验任务,完成了近50次的各型号火箭发动机地面试车等任务。

在航天专家庞之浩看来,这几年,商业航天企业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也要看到,我国民营航天企业起步晚,差距还比较大。他建议,火箭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而且当前的从业人员绝大部分来自“国家队”,与SpaceX公司和蓝色起源相比,我国的民营航天企业体量小且分散,建议探索出合作的新模式,集合技术优势,攻克技术壁垒。

4月23日,SpaceX成功用一枚火箭送了60颗卫星上太空,迅速使其在太空的卫星数量达到了422颗,超越了任何国家和卫星公司,成为世界上拥有卫星最多的组织。按照SpaceX最新披露的计划,最终目标是在十年内发射总数多达42000颗卫星,编织成一个无缝的太空互联网。

一个多月后,美国SpaceX载人龙飞船发射成功,乘“猎鹰9号”火箭飞往国际空间站,实现了人类航天史上首次商业载人发射。SpaceX再一次以壮举“闯入”人们的视线。

就在龙飞船升空的3天前,国内赛迪顾问物联网产业研究中心与新浪5G联合发布《“新基建”之中国卫星互联网产业发展研究白皮书》,卫星互联网在我国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融入遥感工程、导航工程,成为我国天地一体化信息系统的主要一环。

什么是卫星互联网?北京千域空天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蓝天翼说,通俗来讲,就是通过卫星平台的通讯载荷,把基站搬到太空,地面站向卫星发射信号,接收后,卫星再把信号投射到地面终端,由此形成的三位一体的通讯网络。目前来看,卫星互联网至少有两大好处,首先是通过星座组网的方式,实现全球网络覆盖,网络信号弱和覆盖差的现象将有极大程度地提升。此外,让网络基础建设和投入大幅度降低。

截至目前,中国星座计划中组网数量在30颗以上的低轨卫星项目已达10个,项目规划总卫星发射数量达到1900颗。预计到2029年,地球近地轨道将部署总计约57000颗低轨卫星,而低轨道轨位可用空间将所剩无几。空间轨道作为能够满足通信卫星正常运行的先决条件,已经成为各国卫星企业争相抢占的重点资源。

当前,国内外卫星互联网已纷纷展开部署,一场围绕卫星发射“通行证”的太空资源争夺战正在悄然展开。国内外都看中的卫星互联网这块饼,市场前景到底如何?

如《白皮书》中所说,地球上超过70%的地理空间、涉及30亿人口未能实现互联网覆盖,这才是卫星互联网瞄准的市场,除了偏远地区的网络覆盖外,海洋作业及科考、航空等,都是卫星互联网的重点应用领域。如政府通信与应急响应体系、远程教育和远程医疗、地面车辆交通互联等领域,包括机载应用、船舶运输、农业、渔业、林业和水利等,都是卫星互联网可以聚焦的细分场景。

按照北京大数据研究院智慧城市实验室主任、教授级高级城市规划师王鹏的预测,仅为地广人稀的地区、航空器、远洋船只、科考探险等场景提供价格可负担的通话和宽带接入服务一项,每年的市场规模就在300亿美元以上,收益足以覆盖投入的成本。

亦庄机遇为航天企业按下“加速键”《白皮书》的发布,将卫星互联网的建设上升到了国家战略层面,将带动社会公众、产业界、投资人等对商业航天的认知度、关注度和参与度,这对商业航天而言具有重要意义。

星际荣耀公司执行总裁蔡晶琦说,“国家对民营商业航天的鼓励和扶持,推动着商业航天产业的发展,也为包括星际荣耀在内的商业航天企业带来更大的发展空间和更多的发展机遇”。

今年5月27日,星际荣耀JD-1可重复使用液氧甲烷发动机成功完成二次启动长程500秒试车。后续,星际荣耀计划继续进行JD-1变推力试车、摇摆试车、发动机整机振动模态试验、发动机各类边界试验、发动机寿命与可靠性摸底试车等地面试验,并通过星际荣耀自主研制的可重复使用运载火箭双曲线二号一子级百公里垂直起降试验,全面掌握可重复使用运载火箭技术。

蔡晶琦透露,在发射计划方面,星际荣耀计划于 2020年进行双曲线一号小型固体运载火箭的连续规模化发射,于2021年进行双曲线二号可重复使用液氧甲烷运载火箭的首次发射,届时,星际荣耀将成为国内首个实现运载火箭可重复使用的公司,实现中国可重复使用运载火箭“零”的突破。

而在蓝箭航天,其研制的中型液氧甲烷运载火箭朱雀二号完成了控制系统与发动机匹配验证,突破泵后摇摆技术。朱雀二号中型液体运载火箭力争今年底具备出厂能力,随后择机发射。朱雀二号火箭目前在市场中已经建立起了独特的核心竞争力,也标志着经开区火箭公司具备了主力运载火箭的研发能力。

据了解,星河动力、九州云箭、深蓝航天等经开区内的10余家火箭企业均在今年计划有所突破。星河动力将在完成“谷神星一号”固体运载火箭的首飞技术验证后,再发射一到两枚火箭,逐渐形成规模化商业发射;九州云箭公司正在推进10吨、65吨两型火箭发动机的研发工作,今年下半年将完成两型发动机的试验点火和产品定型测试;深蓝航天首款商业火箭产品“星云-1”,正在紧锣密鼓地开展工程设计和产品投产相关工作,预计下半年开展垂直回收试验,目前回收试验箭产品已经完成分系统地面试验,进入总装测试……经开区建设“飞天”场景的步伐越走越快。

商业航天企业的蓬勃发展离不开资本的撬动,随着卫星互联网的建设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民营航天企业蓄势待发,也带动了投资人对商业航天的关注和参与。

长期关注经开区民营航天产业发展的未来宇航创始人牛旼,就投资商业航天企业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说,商业航天产业从最开始国家政策的许可、支持、鼓励,到现在纳入“新基建”,可以看出国家对商业航天的扶持力度越来越大。《行动方案》里也明确指出“南箭北星”,不难看出,发展商业航天是大势所趋。

同时,他也认为,经开区与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为邻,有着发展商业航天的独特优势,因此,经开区在布局好“南箭”上可以大做文章。作为投资人,牛旼非常看好未来商业航天的发展,尤其是经开区商业航天企业在火箭制造业上的发展。

蓝天翼也表示,北京经开区有着很好的基金运作经验,应充分发挥产业基金引导作用,设立扶持民营商业航天的相关发展基金,鼓励政府投融资平台和金融机构合作撬动社会资本,联合成立商业航天类产业基金,支持和鼓励民营商业航天企业在科创板上市,推动民营商业航天产业链的完善和产业生态的构建。”融媒体中心记者 方针 实习记者 卢金曦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