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2个月爆发近400起歧视华人事件,澳大利亚怎么了

来源:admin日期:2020/06/16

“近期,由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澳大利亚国内对华人和亚裔的种族歧视言行和暴力行为现象明显上升。文化和旅游部提醒中国游客切实提高安全防范意识,切勿前往澳大利亚旅游。”

据新华网报道,8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时,有澳大利亚记者问,中方建议不要前往澳大利亚旅游,有什么证据?为什么单独选择了澳大利亚?

华春莹表示,中方有关部门发布赴澳旅行提醒,有充分的事实论据。过去一段时间以来,澳国内针对中国、华人乃至亚裔的歧视现象层出不穷,澳媒体上有大量报道。

比如,一些澳政客和媒体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恶毒篡改中国国旗、国徽图案;很多在澳华侨华人遭受言语侮辱甚至围攻伤害;一些华人和亚裔家庭财产遭到破坏,华人和亚裔在日常工作中遭受不公正待遇;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等多个城市出现带有对华种族歧视意涵的涂鸦或文字。

副总理Michael McCormack依然坚持欢迎所有中国人来澳大利亚旅游,同时否认澳洲的种族歧视事件有上升的迹象。

贸易部长Simon Birmingham发表声明称,澳洲是全世界最成功的的多元文化和移民国家,中国有关澳洲种族歧视事件上升的指控没有任何事实依据。

近日,《悉尼先驱晨报》发布报道,自4月份以来澳洲发生了近400起针对华人的种族歧视事件!

智库(Per Capita)的研究员Osmond Chiu与澳大利亚亚裔联盟(Asian Australian Alliance)和澳大利亚亚裔(Being Asian Australian)合作主导了这次调查。

这项调查始于4月2日,将于本月完成。迄今为止,光记录在案的种族歧视事件已经386起,包括攻击、人身恐吓和吐口水。

他指出,与美国的类似数据相比,针对澳大利亚亚裔人群的种族主义事件的比例要高于在美国针对亚裔人群。

调查还显示,大约90%的种族歧视事件没有报告给警察,而且绝大多数歧视都是陌生人在公共场所犯下的。

据澳媒分析,疫情以来澳中之间摩擦不断,近期的大麦事件、维州“一带一路”争议,还有莫里森一直鼓吹的所谓“新冠独立调查”……

据环球网报道,前不久,莫里森宣布改革外国投资法,将对外国投资法进行全面改革,所有“敏感”业务被外资收购时必须获得审批,并取消了此前的交易审批门槛。内政部长达顿否认该决定是针对中国,但大家广泛认为此举将加剧澳中摩擦。

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官网刊文分析,澳大利亚的“华人”是一个非常宽泛的称呼,他们都被称为“华人”“Chinese”,但却可能拥有十分迥异的来历。

澳大利亚华人移民史专家、斯威本大学的刘路新教授说,华人大量涌入澳洲是在淘金潮,那时候几乎都是广东人,1860年代在澳大利亚的华人绝大部分广东人,只有少量福建人或上海人。他说,“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1970年代‘白澳’政策之前。”

在1970年代,澳大利亚接收大批越南和柬埔寨难民。刘路新教授说,1975年越南战争结束,澳大利亚主动接收了一些曾经帮助过澳大利亚军队的越南人及其家属,还有一些被当局赶走的有钱人。这些从越南和柬埔寨逃出来的难民很多有一定的华裔背景。

哥伦布计划从1950年代开始,主要针对亚洲地区的英联邦国家和地区,例如新加坡、马来西亚和香港,资助当地的中学生和大学生来澳大利亚学习。这批人留下来后成为澳大利亚华人中融入主流社会并发挥重要影响力最成功的团体之一。

“现在澳大利亚的华人社区中,特别是早几年通过哥伦布计划来的,政界以林美丰和苏震西为主要代表。这批人的后代也为澳大利亚社会做出卓越贡献。”刘路新教授说。

1980年代之后有一批来自香港的经济移民,以及一部分台湾人移民澳大利亚。他们大部分选择悉尼,一般是家庭之主做生意,来回两边飞。

1990年代后大陆移民大批到来,彻底改变了澳大利亚华人组成。“1990年代之后大陆移民加入移民潮,以学生和技术移民为主。2000年之后,来自大陆的商业和技术移民也大批涌入澳大利亚。”

“2011年澳大利亚人口普查结果显示, 澳大利亚的华人社区中讲普通话的人第一次超过讲广东话的人。”

对于澳大利亚主流社会来说,华人对澳大利亚社会的贡献超过一个世纪,被认为是澳大利亚的重要组成部分。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澳华研究学会主任陈扬国生表示,澳大利亚的华人社团之间虽然也会有小摩擦,但是澳大利亚华人作为多元文化一个重要元素,为澳大利亚社会发展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那么,为什么一个社会经济发达、处在国际政治纠纷外围、比大多数国家更顺利地克服了新冠病毒疫情这一“全球灾难”的国家要给自己“没事找事”?

据参考消息转载的俄罗斯东方新观察网站6月5日发表俄罗斯亚太问题专家弗拉基米尔捷列霍夫的文章分析,这肯定是有原因的。

以2016年为例,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出口目的地,以一国之力占据了澳大利亚出口35%的份额。相比之下,“四边形联盟”中的进口量最大的日本其份额是12%,美国占5.2%,而印度仅有4.6%。

自2011年以来,中国市场对澳大利亚出口的贡献一直占三成以上,如果说“中国经济打个喷嚏,世界经济就感冒”,那澳大利亚甚至可能发高烧。

除了原材料贸易以外,澳大利亚同样也是中国人留学、旅游、购物、海外投资的热门目的地。澳大利亚近年来高等教育、旅游、零售和房地产事业的高度繁荣,中国人可以说做出了极其重要的贡献。

然而,随着中国面孔越来越多,中国购买力越来越强势,再加上超大规模资源贸易引发的“资源民族主义”情绪,澳大利亚国内酝酿反华情绪也处于上升中。

虽然民间偶有“反华”“排华”零星之声,澳大利亚政府一开始却对中国保持了相当密切的关系,甚至成为西方国家中对于“一带一路”倡议态度最为热情的国家。

例如,2014年,澳大利亚与中国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2015年澳大利亚顶住了美国压力,成为亚投行的创始人成员国。

此外,2016年中国甚至还和澳大利亚讨论了一项意义空前的项目:将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与澳大利亚的《北部开发计划(Northern Australia development plan)》联系起来,用中国雄厚的资金和强大的基建产能撬动澳大利亚北部的大开发。

然而,进入2016年下半年以来,中澳关系却一路急转直下,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澳大利亚国内大肆炒作了一系列涉华话题。

据观察者网报道,2017年当地时间12月9日,特恩布尔再度指责中国影响力正干预澳大利亚政治,并用汉语普通话宣称“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了)!”

在这一系列事件的影响下,2017年中,澳大利亚政府明确拒绝成为“一带一路”的成员国。原来的中澳对于北澳大利亚的开发合作也不了了之。

而层出不穷的暴力伤害澳籍华人和中国留学生事件,也折射出澳大利亚社会层面的愈演愈烈的反华倾向。根据环球网发起的一项问卷调查,在一系列事件之后,不断加戏的澳大利亚居然打败了日本、印度等国,以绝对多数当选了网友通过投票选出的“2017对中国最不友好国家”。

对华态度温和的前总理陆克文甚至把澳政府和媒体当前的这些举动称为“反华圣战(anti-Chinesejihad)”,体现了危险的“新麦卡锡主义(neo-McCarthyism)”。

新冠病毒问题已经让澳大利亚的失业率提高到6%以上,克服疫情造成的所有经济后果预计需要两年时间。总理本人表示,这只是国内社会经济问题的“开始”。

一个令澳大利亚棘手的重要问题在于,中国显然正在耗尽出了名的好耐心。所以,目前仍然繁荣兴旺的澳大利亚未来的日子可能不好过。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