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百茶人之郑少烘:他在易武十一年

来源:admin日期:2020/08/11

  上帝对潮汕人有两样恩赐:一个是经商的头脑,另一个就是喝茶的基因。

  郑少烘就是这样一个颇具代表性的潮汕人。

  百茶人之郑少烘:他在易武十一年

  在彻底投身茶门之前,郑少烘已经是东莞商业地产领域一名成功的商人。那个时候,单位员工最喜闻乐见的,就是在货车进出公司的时候,互相谈论:“看,老总又买了一车茶回来。”

  郑少烘笑言在做品牌之前,买茶都是以“车”为单位,“但那时候茶叶便宜,一公斤30~50元,而且也是一边藏,一边卖掉,也不算‘疯狂’。”

  毕竟,身在2000年后的东莞,这个时至今日都是普洱茶氛围最浓厚的城市。想要在与客户、合作伙伴茶余饭后的周旋中,避开关于普洱的饮用和话题,几乎是不可能。

  特别是对于郑少烘,这个从小喝茶的潮汕人,一喝普洱,那就立即“对上了”。

  以前中国人喝茶更爱讲鲜香,比较少讲陈香。但汕头这个地方不太一样,滋养了很多老香黄、老药桔,九制陈皮……的汕头,这里的品饮基因里,似乎天生就喜欢老味的东西。甚至包括乌龙茶也有喝老的民间基础。

  “像一些老水仙啊,很小的时候记忆里就有老人在喝。还有,小时候肚子不舒服啊,就是吃那个老药桔,这跟我们的区域饮食文化高度相关,反正我一喝普洱就喜欢上了。”郑少烘说。

  于是,从乌龙模式到普洱模式的切换,就像任督二脉的不打自通。

  一迷上普洱,就会去猎奇,自觉去查历史,知道什么是“改土归流”,什么是“茶马互市”,什么时候有“贡茶”,有时候还会去找一些老茶人,当然,更会去找一些老茶。

  幸运的是,2000年初的普洱茶价格还没有飚上去,买好茶也比较容易,“我买过1992年的青饼,230元一饼,当然还有很多今天动辄几万块的老茶,那时候才几百甚至几十块一饼。”

  “当然也有当时几十块,现在也就涨到一百多的。这种居多。”

  而在2000年~2004年,郑少烘也毫不避讳地说,主要还是以买香港茶仓的茶为主,“我还专门去逐个考察香港老茶仓,专门去学习湿仓茶是怎么做的,因为那个时间段,人们的普遍认知就是那样,认为藏茶就是得那么存。”

  那是一个太多基础知识还没有在业界形成统一共识的年代,而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买回来,后来被转卖或转送的大多数中,其实真正的好茶并不多。“第一,用料级别不够,第二,就是没有真真正正的做茶思想。”

  而商人的敏锐,让原本只是在“玩茶”的郑少烘,也从2004年,逐渐开始考虑从商业角度去介入的可能性,“普洱茶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类别,还同时拥有自然增值的金融属性,这样的商品类别真的是不多的,可以当成一个长长久久的事业来做。”

  “还有就是,有时候买到不好的茶,会感觉挺受伤的,那么推己及人,我也不想别人买茶的时候,有这种体验,这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是终身不会消除的。”

  “而从投资的角度说,买一百款茶,起码有九十款是泡不出来的,很少人知道哪款茶当时45块钱,若干年后会变成十万。更多的是以前45块,现在还是65块、75块。所以,我也希望能建立一个普洱体系,它的价格是合理稳定的上涨。”

  2005年,“岁月知味”的品牌成立,郑少烘正式进军易武。

  ▎选中易武:只看趋势,不看当下。

  为什么是易武?很多人都问过郑少烘这个问题。

  21世纪初的易武,其实可以用“萧条”来形容。没有大企业,只有些许个体商家,而且都是当地本土的,跟勐海当时这种热点产区的发展很不一样。尽管在十几年后的今天回过头来看,早在上世纪末,易武就有点复兴的“苗头”冒出。

  (易武老街一景)

  “1996年到1998年的‘顺时兴’,1999年到2000年的‘易昌号’,简单来说就是两年一个小台阶。但之后2000年到2003年就基本空了,其实就跟产业的发展有关系。因为当时还属于销区需求影响产区的时代,只有客户喜欢了,产区才会去做。或者直接说,那时候不讲‘产区’的,只讲‘普洱茶’。而在业界还没有对这个产区的价值、这里的普洱茶的价值形成共识的前提下,它很难成体系地发展起来。”

  尽管如此,但彼时的郑少烘却已经对易武的价值,有了不同于其他人的认知。

  “其实选择易武,原因很简单,我只看趋势,不看当下。”

  在郑少烘的认知中,东方文化讲究委婉含蓄,讲求中庸之道。就像虽然在某一个特定历史阶段,社会的风气会偏浮躁偏简单粗暴,但经过时间沉淀后,终究会回归中国人最传统、最主流的温文尔雅。

  “口感也一样。当大家还在崇尚苦涩浓强口感的时候,我就觉得这种短时间的口感差异,一定会被长时间的趋势所改变。而我认为易武的茶性,正具有我理解的中国东方的刚柔并济。”

  郑少烘一直追求的是,新茶要好,老茶更要好喝。“我不希望新茶喝起来又苦又涩的。就像小孩子是不是非得气死父母才会成才呢?为什么不能小时候好,长大了更好?”

  而从清朝末年开始,作为茶马古道起点的易武,一度迎来了它的极度兴盛时代,一些古董级老茶如福元昌、宋聘号等,还有50年代印级茶的标杆产品,都是出自易武。

  可以说,作为一个具备高度文化属性和历史属性的产区,易武,更让已经对普洱发展史了然于胸的郑少烘,对未来充满信心,坐在采访桌前,他半开玩笑地说:“皇帝都给你背书了,你还不要就是个傻子了,是不是?”

  ▎“我什么都不给你,我就给你时间。”

  今天,作为一个已经被公认经典的普洱茶产区,来易武做茶的人已经非常多了。大到建工厂,小到“包棵树”,从庞大的资本运作,到个体的发烧友……现在的易武,很是热闹。

  这让每年总产量不过几百吨的易武茶,在外界强烈的关注下,难免资源分散。但是这些年,深耕易武的岁月知味,已经构建了很多人无法逾越的“后进入障碍”——比如说,原料的把控,比如说,规模的仓储。

  十余年来,岁月知味花在易武原料上的资金,是以“亿”为单位的。1200吨的易武优质茶的仓储量,是其官方网站今天对外公布的数据。这个数字,已经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概念。

  (岁月知味在易武的毛茶仓库之冰山一角)

  在郑少烘看来,普洱茶是一种需要通过后期陈化,来证明其全部价值和生产工艺水准的产品。这就让岁月知味明确了一个最重要的抱负,那就是——成为中国最优质的易武老茶的核心供应商,甚至,易武茶的代名词。

  而关于对易武区域的了解和理解工作,在过去的十年,每个企业都在做,“可能每个企业都了解易武区域现在的口感和特点,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易武茶三年之后、十年之后、三十年之后,它会变成什么口感,没有人会比我们更知道。”郑少烘说。

  (岁月知味历时十数年,上百款茶品,已经建立起了关于“易武之味”的庞大数据库,这个数据库将随着时光推移,越来越丰富。)

  为了有充分的数据对比证明,岁月知味通过控制新茶进入流通环节的数量,来确保自己的老茶存量,一般“每年的新茶只卖三成,其余的囤在东莞仓库中自然陈化。”

  当然这个比例并不是机械的。“每年做年度计划的时候,我们都会非常谨慎,哪些是畅销款,哪些是最顶端的但是又有量,哪些是中档位但是市场反应强烈……我们都会以以往的数据来做参照,再做市场调整。最后我所有要存的产品,一定是从一个长久的销售来讲的。品质、规模、年份、仓储,一个都不能少。”

  而现在,岁月知味已实现每年的销售额有60%以上来源于往年茶品。“所以我经常跟我们的合作商开玩笑说,我什么都不给你,我就给你时间。”

  ▎普洱,茶人的最后一站

  “岁月知味”,四个字犹如一个预言一样,印证着郑少烘这十多年来的商业逻辑和普洱茶观。

  “普洱茶,怎么讲……我认为是更需要经过其他茶类之后,才能更容易进入欣赏普洱茶的状态。

  我们潮汕人从小喝茶,至于我,几乎是所有茶类都喝了个遍了,各式各样的,绿茶红茶也喝、大红袍水仙也喝,但喝到最后,喝到普洱,就基本喝不回去了。”

  “而一饼好的陈年老茶的生成,和人的成长太相似了。普洱就像人的年华一样,昨天的你很美好,明天的你可能更好,但你永远回不到昨天这种状态了。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主张新茶要好,因为你的每一个年华都应该很美好。”

  (榕荟。岁月知味在珠江边的茶坊,融汇中西,很见格调,一定意义上也浸透了郑少烘的个人气质。)

  一个企业的气质,跟一个企业领导者的气质有太多的正相关。而在今天的茶企领袖人物中,郑少烘是少见的“儒商”。他好茶、好酒、爱字画,写书法几十年,又是“性情中人”,为人极其爽快。

  ?

  对于自己认可的朋友,郑少烘是不吝于送最好的茶给他。尤其是酒后。所以郑少烘极少饮酒。但事实上,这位曾经的律师现在的茶人,酒量颇宏。

  而酒后,素来儒雅温和的他也会变得更有潮州人的豪情。他会赠最好的茶给朋友,更会写最好的行书给朋友。

  但他并未觉得这是自己的损失。

  毕竟对于控制最多易武原料的岁月知味来说,多一个热爱易武茶的人,也是多出一个未来知味的知音。

  所以郑少烘说:“我希望未来再过10年之后,所有人要买易武茶,首先想到的就是岁月知味。”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