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百年前在美国奋斗的一家人:在美国,我们曾任

来源:admin日期:2020/06/15

话说在清朝末年,广东省的一个小村落中,一个14岁的少年收拾好行囊,正在向亲人们告别……

少年:“我这就出发了,趁着天刚亮我走快点,中午就能到佛山了。”娘:“好。路线你都记住了吧?先去佛山,再到广州,然后再去香港,从那坐船。”

看到这儿有朋友会问了,这少年要去哪?好像感觉还会有生命危险。他为什么一定要去呢?故土难离的中国人为什么要历尽千辛万苦到达另一片大陆?在那他们过着怎样的生活呢?动荡不安的时代又给他们带来了怎样的命运?今天李夫子就和大家聊聊华人在美国的漂泊史!

最近一段时间,中美关系一直都是热点,其实无论未来两国关系如何发展,都将牵动我国百姓和在美华人的心。特别是对于在美华人而言,当年他们背井离乡不易,之后在美国扎根更不易,特别是100多年前第一批华人踏上美国土地的时候,他们面临的压力和困苦更是今天难以想象的。今天李夫子想用100年前一个普通华人家族的故事,跟大家讲讲当年华人在美国的漂泊史,这一个人或许代表不了一批人,但他们的经历多少可以见证一段历史,咱们开篇中的少年叫“邝泗”,他的目的地就是美国,而这个家族前往美国谋生的故事源于他的父辈。

四年之前旷四的两个哥哥和父亲“邝当”先是从村里徒步半天到达佛山,接着再到广州,然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到香港,在那搭上轮船,经过海上一个多月的漂泊,到达了大洋彼岸的美国金山。这个地儿您乍一听不熟,其实它得名于当时美国还没退去褪去的淘金热,后来金子越采越少,人们在另一个地方发现了新的金矿,于是就把这里改成了今天大家都熟悉的“旧金山”。

从村子到达旧金山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咱们就不提陆地上的翻山越岭了,最危险的还是上船之后。那个时候航海业还不怎么发达,从香港到旧金山得一个多月,船上的人会像17世纪三角贸易里的黑人奴隶一样,被挨个装进用木条钉死的船舱,每天只能得到一小桶淡水,用来洗漱和饮用,食物也是相当紧缺。大家应该知道,如果在海上长时间吃不到新鲜的蔬菜水果,很容易得坏血病。在这样的条件下,几乎每艘船上都有近两成的人死于晕船、疾病或者是发霉的食物。

那可能有人说了,这群人冒着生命危险去旧金山,究竟图什么呢?仅仅是为了挣钱吗?为了钱连命都能搭进去?其实您想想,当时的时代背景,您就知道了,两次鸦片战争轰开了大清王朝闭关锁国的大门,紧接着就是愈演愈烈的战乱和接连不断的灾荒。而这个时候大洋彼岸的金山发现了大量金矿,那儿被人们描绘成了一个安居致富的乐土,没有起义军,没有官僚,也没有英国的军舰,工资高,生活好,可以算得上是世外桃源了。凭借着这几点,旧金山便吸引了大量华工,这些人远渡重洋,与其说是为了挣钱,不如说是为了活下去,更为了养活家人。就像当时国内最大的一家报纸《申报》,在回顾这段历史的时候说的话:“中国人安土重迁,但人们却不顾千难万险,一心出国闯荡,背井离乡,亦是为了改变悲惨的命运。”

不管怎么样“邝当”到达旧金山的时候,还是对这座城市产生了一些好感。他认为这样依山傍水的地方风水很不错,而且码头上基本都是同一个地方来的中国人,熟悉的乡音让他倍感亲切,他们很快就找到了代表中国的灯笼和杏黄色的旗帜,那就是旧金山最早的唐人街!刚刚来到旧金山的“邝当”满怀着对新生活的憧憬,可他很快就发现这一片传说中的世外桃源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他究竟发现了什么呢?

“邝当”和两个儿子是到金矿里做矿工的,可他们到达的时候,这片土地上已经挤满了前来淘金的美国人和欧洲人,在他们眼中中国人是劣等民族,而他们有责任把华工赶出自己的土地,随着金矿越采越少,冲突也愈演愈烈。在零星的暴乱之后,当地政府开始要求华工交纳各种税款。在这儿就和大家说一条规定,最奇葩的“警务税”,他要求不从事稻谷、甘蔗和茶叶生产的华人,每月纳税2.5美元,看起来似乎不是很过分,可您知道吗?他们之所以这么规定,是因为旧金山从来不出产这些作物,说白了,摆明了要从华工手里抢钱,更重要的是各种各样的税款,不仅仅是压榨和驱逐华工的手段,甚至还成为了对华工使用暴力的合法凭证。每年都有大批华工因为不肯纳税而被无情杀害。

尽管生存环境如此艰难,但还是有大批华人不堪忍受清朝的腐败和家乡的战乱,冒死远渡重洋,这其中也有少数中国商人通过移民和做劳务中介挣一些钱,他们陆陆续续在旧金山组建了6家中华总会馆,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会馆成了华工们的庇护所,“邝当”和他两个儿子的第二份工作,也正是通过会馆找到的。

这是一份什么工作呢?当时美国正准备筹建一条贯穿南北的铁路,他们觉得中国人正适合这份工作,毕竟这可是建造了万里长城的民族,修个铁路简直是绰绰有余,而且他们发现华工任劳任怨,不管是多累多危险的活,他们都肯干。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太便宜了,每个月的工资只有当地劳工的一半,这么好的人力资源,美国的资本家们怎么可能浪费呢?就这样铁路动工之后,华工被安排去修建最危险的通道。在冬天长达5个月的暴风雪中,有数百名华工被雪崩卷走,但工程却没有因此而停下来,“邝当”和他的两个孩子还算幸运,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最危险的路段已经竣工了,当时在这条铁路上,华工的比例一度高达95%,但是庞大的数字并没有带来条件的平等,他们无权享受教育、医疗等等公共设施,工头的辱骂殴打更是家常便饭。

在这里能帮到他们的只有他们自己,比如“邝当”他在家乡就是个小有名气的中医,因此在工作之余,他会用从中国带来的草药熬制药汤,给患病的工友们治病,远离家乡的中国人就这样相互扶持着,度过了这段艰难岁月。不过虽然工作环境如此恶劣,每天也十分辛苦,但大家都还算满足,至少和之前相比工作环境已经安全很多了,而且工资高,大部分人每个月能存下13美元的存款,您别看这数字看起来不多,但同一时期中国农民每个月的收入只有1美元左右,所以“邝当”他们这些在美国的华工其实已经很满足了,就在“邝当”以为能靠节省下来的工资富裕起来,让家里也能过上好日子的时候,时代给了他们重重一击,又发生了什么呢?

美国铁路修建的轰轰烈烈,可以说很大一部分都是华工的功劳,但美国人可不这么想,铁路修完了,他们和华工之间的表面和平也戛然而止,正赶上这一时期美国经济衰退,吃苦耐劳又所求不多的中国人再次成为了美国人的出气筒。他们认为是大量聚集的华人引起了天花和梅毒的爆发。所以必须连根拔除中国毒瘤。这一时期的“邝当”开了一家名叫“功萃昌”的药房,主要给当地华人看病,后来他又娶了一位旧金山的华人妓女,当然这些消息没有传回他的故乡,他的原配妻子和小儿子“邝泗”只知道金矿挖完了,铁路也已经完工,可父亲却还没回来。为了看看那边的情况,村里一对年迈的夫妇愿意资助“邝泗”去美国寻找父亲。

就在“邝泗”沿着父亲当年走过的那条路线来到美国的时候,华人的处境也越发艰难,他们被分配到油田矿井和炼钢厂,因为地主和资本家们觉得华工勤奋规矩,什么脏活累活都愿意干,甚至还能把沼泽变成耕地,可这却引起了美国平民的不满。他们认为华工抢了自己的饭碗,媒体当然也不会错过兴风作浪的机会。他们声称中国人赚走了美国人的钱却不在美国消费,而是寄回家里,而且从来不向美国国旗行礼。很快一场针对华人的屠杀降临在洛杉矶,华人的店铺被挨个焚烧,暴民们甚至把华人拉出家门,用晾衣绳勒死。

可能有人会问发生这么大的动荡,难道美国政府就不管吗?当然管,不过他们是帮美国人管,有的地方甚至颁布了一条法律,“禁止任何人居住在小于14平米的空间里。”大家看看这种法律得有多荒唐,很明显就是针对因为拿不出钱而一起租房子的华人,“邝泗”在这个时候来到美国,见证了这场排华浪潮,他不懂中医,对父亲的药房也没什么兴趣,一直在唐人街里干农活或是洗盘子,但“邝泗”很快明白,想要不受美国人的摆布,成功融入上流社会就必须变得有钱。聪明的他同时也发现了商机,他准备从中国买进丝绸制成内衣在美国加价售出,毕竟丝绸在西方一直都是昂贵奢侈的代名词,做成内衣柔软又舒服,一定能大卖。

于是“邝泗”和两个哥哥凑够了钱,开起了内衣作坊,虽然有利可图,但生意刚开始的时候依然很艰难,决定在美国做出一番事业的“邝泗”本以为他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可动荡不安的时代再次给了这个家族当头一棒,发生了什么?1882年5月,“邝泗”和工人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了,美国总统签署了一部关于执行有关华人条约诸规定的法律,您可能听说过他的另一个名字《排华法案》,其中规定“在10年之内禁止华人劳工以及亲属进入美国,禁止华人成为美国公民等等,”全方位无死角地排斥华人融入美国社会。

可以说这部法案给接下来暴力凶残的大驱逐开了绿灯。尽管“邝泗”的身份是商人,但同样也受到政府的严密监控,必须每年上报两次公司合伙人的数量,防止有华人劳工冒充商人身份留在美国,这部给华人带来深重灾难的排华法案,并没有在他10年有效期之后截止。相反美国政府又提出了更加过分的要求,“华人必须将居住许可证贴在身上,否则将立刻被驱逐出境。”您看看这个要求是不是有点太侮辱人了?在当时这一条又被称作“狗牌法”,一颁布就引起了华人的抗议。

中华总工会带头向清朝使节请求帮助,可您想当时已经烂到骨子里的大清王朝自身都难保,又能给千里之外的华人提供什么支持和帮助?这个时候的“邝泗”意识到美国不会停止对华人的打压,但这个时候他个人的命运却出现了转机。“邝泗”遇到了一位白人女孩“蒂茜”,并和她结为夫妻。在“蒂茜”的建议下,“邝泗”把家搬到了南边的洛杉矶,这里华人更多,已经有了同乡会、联合会这样的组织,为当地华人提供庇护。“邝泗”把家安在离唐人街不远的百老汇大街,在那里开了一家古董店,虽然还是很受歧视,但至少不用担心自己的店铺被一把火烧干净了。在这里“邝泗”的两个儿子也先后出生,可以说这是“邝泗”来到美国后相对平和的一段岁月了。

在这段时间里“邝泗”也没有忘记故土,然而此时的中国却一片混乱,不论是八国联军还是义和团,都让“邝泗”十分担忧。虽然他每月都往国内寄钱,但家里情况究竟怎么样?有没有被战乱波及?他都不知道。终于在听到义和团被平定了的消息后,“邝泗”决定不再久留,他带着妻子和孩子们前往旧金山,准备在那搭船回国,这可是一次名副其实的衣锦还乡。“蒂茜”也对这一趟旅程满怀期待,她一直都想看看丈夫长大的村庄,还有在中国的亲人,他们俩带上了做生意时使用的缝纫机,准备送给母亲和村里的其他人。

当一家人到达村庄,轿夫们从车上卸下缝纫机的时候,几乎引来了全村人的围观。那么“邝泗”回国之后,他的命运又有哪些改变呢?在美国的华人还会经历什么呢?明天李夫子再跟大家接着聊。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